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港媒看山西
投稿

“千年大计”雄安新区一千年前是怎样的画风?

2017-04-08 16:18:18 来源:大公网 作者:郑平 责任编辑:admin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页

    4月1日,官方公布,中央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,并定位是“千年大计、国家大事”。这一消息令沉寂多年的雄县、安新、容城三县顿时成为了举国瞩目的中心,成为未来开发建设的热土。

    巧合的是,一千年前,由于风云际会,现今雄安新区所在的雄州,也迅速崛起,成为宋王朝的北边门户,成为河北政治、经济、外交、军事重镇。

    那么,如果穿越到一千年前,作为“千年大计”的雄安,画风是怎么样的呢?

    公元1017年,这一年是宋真宗天禧元年、辽圣宗开泰六年。雄踞于华北平原的宋国雄州城,高墙凛立,壕沟环绕,四方城门之外道路纵横,直通周围的安肃军、广信军等城池。站在雄州城头北望,几十里外的白沟河北岸,就是辽国的国土,包括现今的北京、廊坊、易县等地。

    此时,从辽国南京幽州(今北京)南下的辽国使臣,正与从宋国首都东京汴梁(今河南开封)北上的宋国使臣,交割“岁币”,从宋使手中接过绢20万匹,银10万两。

一千多年前中国的流通货币、宋真宗铸造的天禧通宝

    而雄州城内外的榷场内,宋辽两国的军民正在讨价还价、买卖有无。宋国商人携带着从江南运来的茶叶、瓷器、漆器、稻米、丝绸以及从东南亚“进口”的香料、犀角、象牙等,与髡发窄袖长袍的契丹人交换羊、马、骆驼等牲畜。城内酒店、客栈、商铺、作坊鳞次栉比,一派祥和气象。

    时间还要再回溯20年。公元997年,宋真宗赵恒继位,他从伯父宋太祖赵匡胤、父亲宋太宗赵光义手中继承了江山,成为赵宋王朝的第三位皇帝。

    当时,北方的契丹王朝辽国势力正劲。从宋立国开始,与辽国围绕“燕云十六州”的战争就始终未曾停歇,真宗的父亲太宗曾御驾亲征,结果兵败高梁河(今北京西直门外)。

    公元1004年,宋真宗景德元年,辽萧太后与辽圣宗耶律隆绪以收复瓦桥关(今河北雄县旧南关)为名,亲率大军南下,深入宋境,兵锋直抵黄河。在宰相寇准的力劝之下,真宗渡河到澶州(今河南濮阳)督战。看到皇帝的黄伞,宋军士气大振,“诸军皆呼万岁,声闻数十里,气势百倍”。但宋真宗本人并非主战派,而辽国方面此时由于战线过长,后勤不济,且被宋军射杀大将萧挞览,也无心再战。双方决定议和。

    几番商讨之后,双方订立史称“澶渊之盟”的议和书,主要内容包括:两国以白沟河为界,双方撤兵;两国结为兄弟之邦,辽圣宗尊宋真宗为兄,宋真宗尊萧太后为叔母;“沿边州军,各守疆界。两地人户,不得交侵。”“所有两朝城池,并可依旧存守。淘濠完葺,一切如常。即不得创筑城隍,开拔河道。”而现实影响最大的一项条件是,宋每年向辽缴纳绢20万匹,银10万两,“令三司差人搬送至雄州交割”。

    于是,位于宋辽边境的雄州,从此成为两国外交、经济、文化、交通中心。中央政府在雄州设置了机宜司、河北沿边安抚使司、界河司等机构。如今雄安新区的雄县、容城、安新三县区域,当时正好全在雄州辖区。按《宋史·地理志》所载,雄州下辖容城、归信两县,当时尚未有安新县。

    澶渊之盟结束了宋辽之间长达四十余年的战争,此后宋辽边境维持了一百多年的和平。宋在雄州、霸州等地设置榷场,开放交易。宋用香料、犀角、象牙、茶叶、瓷器、漆器、稻米、丝绸等,交换辽的羊、马、骆驼等牲畜,制瓷和印刷技术也传往辽。

    公元1017年,已做了20年天子的宋真宗,将此年改元为天禧元年。无论是《宋史》还是《续资治通鉴长编》,这一年整个宋王朝并无特别重大的事情。社会经济方面,真宗几度下诏赈济灾民,蠲免租赋,安恤流民,防治陕西、淮南等地的蝗灾;军事上,西北秦州神武军击破西蕃宗歌族于野吴谷;外交上,契丹使臣耶律准来贺真宗生日承天节,高丽使臣徐讷率女真首领入对崇政殿,三佛齐、龟兹国等前来朝贡。

    这一阶段,主政雄州的是知州李允则。允则,字垂范,其父是济州团练使李谦溥。少年时就以父荫,担任宫廷宿卫。宋太宗时期,李允则就曾派往管理静戎军(今河北安肃)榷场。

岳麓书院里纪念李允则(右二)等人的“六君子堂”。李允则曾任潭州(长沙)知州。

    真宗继位后,李允则长期镇守河北等地。担任沧州知州,镇、定、高阳三路行营兵马都监,瀛州(今河北河间)知州,雄州知州,辽国也称他为“李雄州”。此时,虽然宋辽罢兵,但主政雄州之后,李允则仍不断营建城垒,并上奏真宗解释称“边患不可测也”。真宗深以为然。

    由于澶渊之盟规定不得“创筑城隍”,为此,在修葺雄州的过程中,李允则还使用了一个障眼法。雄州城北面有用作防御的旧瓮城,李允则想将它改建,与大城合为一体。于是他就首先建造了东岳祠,拿出百两黄金做成供奉器物,再暗地里撤走这些金银器,对外则称被盗走,于是以缉捕防范盗匪、保护东岳祠为名并修筑城墙,最后关闭城门,开挖壕沟,修建月堤,终于把瓮城里的人全都纳入了城中。他还派人架设石桥,构筑亭榭,建堤修路,以整治与安肃军、广信军、顺安军之间的交通。

    天禧二年,李允则调知镇州(今河北正定),后又调潞州(今山西长治)知州。《宋史》称其“在河北二十余年,事功最多”。

    经过多年的戮力经营,雄州崛起成为宋王朝的北边门户,成为河北政治、经济、外交、军事重镇,在雄州历史上写下了最为辉煌的一页。如今,千年之后的“雄安新区”,令这片沉寂了千年的土地,再度迎来腾飞的契机。(文|马浩亮)

文章来源:大公网 责任编辑:admin

版权声明:
۞凡注明来源为“中国法治周刊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中国法治周刊所有。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
۞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